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新诗潮》第16期 林楠:沈家庄《三翅飞翔》序

《环球华报》編者按:本期刊載加拿大著名華裔文學家、文藝理論家林楠先生為當地華語詩人沈家莊詩詞集所做的序言。這篇序不光是對沈家莊其人其詩的評價問題,是關係到我們遠離祖籍國的海外遊子對來到加拿大的所有做著有益的實事的文化人如何評價、如何定位的認同問題。林楠在這裏表達了同樣作為文化人的他,站在一個哲學和文化的制高點上俯瞰世界的這種高屋建瓴的認同感。

 

林 楠 :  沈家莊《三翅飛翔》序     

 

 

“多元文化”本是一個涵蓋許多社會的和哲學理論的大概念, 這個本應屬於學者關注的文化命題,在加拿大,在移民生活中,不僅成了一個頻密出現的社交短語,似乎可以說,也為我們遠離故土的中華兒女釀成了一種心靈感悟中存在於內心深處的暖乎乎的熱土,一種氛圍,一種歸屬感,一種心靈依託,一種情感場域,一杯冬日捧在手中的熱茶……於是,在“多元文化”這面飄揚的旗幟下,母文化的種種精彩,就逐漸擺開了陣勢。誰能說舞獅不精彩,誰又能說腰鼓不該敲出來?但這畢競是傳統節日中的民間、民俗活動,是娛樂型的街頭演出。在這種大氣候下,沈家莊教授赫然舉起了中華詩詞的大牌。

沈家莊早已是位有相當影響的教授,已出版的重要著作就有:《宋詞的文化定位》、 《宋詞文化與文學新視野 》、《 竹窗簃詞學論稿》、《 “宋詞三百首”新注今析》 、《 “宋詞三百首”圖文本》、 《小學生必背古詩 70 篇》等數種。此外,還有一些影響深遠的編著。特別是他對文學史的論述已引起學界的重視,幾本重頭書被譽為是“偏重作家作品研究,注重義理、考據和辭章之學”的經典之作。 作為文化形象存在的沈家莊,便自然而然地以一個耀眼的閃光點,出現在時代的期待和呼喚中。 

他親自組建的“加拿大中華詩詞學會”,得到葉嘉瑩、洛夫、瘂弦和著名西人漢學家王健的高度讚賞。

中華詩詞學會更是以一系列活動,展現其不同於一般的社會定位和文化姿態,一次又一次給華人社區生活傾注了底蘊深厚的中華文化光彩。

毋庸置疑,在弘揚中華文明的浪濤中,沈家庒憑籍自身的學術影響和傳揚中華文化精華的赤子之心,當之無愧地站到了時代的潮頭。也可以說,是歷史把這個著述頗豐的學者推到了這個位置,以致近年來, 沈家莊的聲譽在境外華語界,在中國大陸,在兩岸多地迅速漫延著,流傳著。

八十多年前魯迅說過一句話:“我已經確切地相信:將來的光明,必將證明我們不但是文藝上的遺產的保存者,而且也是開拓者和建設者。”沈家莊以自己的行動,在遠離故土的西方國家,實踐著魯迅的願景。

基於以上諸項因素,沈家莊自然就成了在加拿大幾位大師級人物學術光輝映照下,華語詩詞界一位名副其實、當之無愧的領軍人物。

 

 

 

詩人情懷,詩人想像,詩人個性……這些詞語,在我這裏,與“沈家莊”這個名號是挷在一起的。

初識沈家莊是個很有趣味的小故事。在一次會議上,我入座,旁邊的名牌是沈家莊。好別緻!於是產生了一串聯想:炊煙、紅對聯兒,公雞打鳴,老屋簷下的紅玉米、八路軍住過的地方……想到豫北、冀南、太行山乃至整個華北大平原……。一直到沈家莊走進會議室,握手,入座,簡短寒喧時,有關沈家莊的思緒才隱退。沈家莊帶著一身南方人的儒雅,看上去,與豫北、冀南沒有任何瓜葛。

交往久了發現,沈家莊是個典型的具有詩人情懷,詩人想像,詩人個性的人。他的笑容很童貞,很真實,很透沏,不做作,不概念,絲毫不表演,有種發自內心的謙虛、友善和自信。想必他也是如此這般地出現在生活場景中的。這年代,這種純粹不加修飾的內涵和外像不多見了。

《三翅飛翔》這本詩集自序的切入點深含意蘊,一個很純真的意象,充分坦露了詩人的想像和情懷,猶似晨曦中小喇叭吹出的一片鵝黃,浸潤人的肺腑。這實在是沈家莊才有的詩人的想像和他獨自擁有的詩情的格調。“自序”為人們展示出一幅童年人眼裏多彩的、令人遐思、令人回味的畫卷。

……小時候玩板羽球,那“球”,就是三支羽毛(雞或鴨的翅羽)剪成鋸齒狀,插入細竹節尾部的空心處,再用補鞋匠處買來的厚而富彈性的橡皮包紮在竹節尾端……那板,一般就用乒乓球拍了。當然,從文具店買來的板要大,羽球雖然仍是三支翅羽,卻比我們自己做的好得多了。後來就有了羽毛球,現在大家熟知的。那靈旗般的三根羽毛飛翔的姿勢沒有了!那拍,也就變成牛筋網狀了。板羽球,消失在我的記憶中,一如小時候的許多玩具和零食一樣地消失。但我喜歡看板羽球三支羽毛飛翔的過程……  那時就想,靜止時是三支,飛翔時,就成了圓錐――好有味道! 

後來看到蒲公英的種子的飛翔,四處旋飛,好不自在!於是,又想到了我小時候的板羽球…… 

現在要將幾十年的所謂詩歌結集出版。定啥題目好呢?幾十年拉拉雜雜寫來,林林總總,選來選去,也 有 二 、 三 百 首 覺 得 可 以 讓 知 音 者 卒 讀 吧 。 理 了 一 下 , 想 按 形 式 分 為 三 部 : 自 由 體 新 詩 ( 包 括 散 文 詩 ); 格律詩(包括古歌行 和 小 賦 ); 曲 子 詞 。 這三個部分,組織一處就像小時候板羽球的三支翅膀,承載著我一生的夢幻,巡天翱翔……

自序本身就是一首充溢著童趣的詩。

 

 

古人程明道說:“凡看文字,非只是要理會語言,要識得聖賢氣象。” 梳理沈家莊的精神脈絡,也許是進入他詩歌創作美學境界的最佳途徑。 在組詩“靈感湘西”中,詩人用這樣幾句話做題記____  

 

1968 12 26 , 我和我的同學們丟棄書包 , 肩挑行李 , 乘汽車從嶽麓山腳出發 , 往湘西“接受再教育”; 第二天在永順縣青天坪區住三晚,第六天傍晚來到永茂公社余家大隊余家小隊落戶,第二年夏在永順縣城集訓兩個月後,往大庸縣織布廠學工……三十餘年後,大庸縣改名張家界市,二十一世紀初,與幾位發小重遊故地……

 

接下來是題為《青岩山寫意》的這樣一首詩____

一群古老的岩巒 /跳起迪斯可 /鐵的骨骼石的外殼 /將雄崛和奇峭,掙紮著寫上蒼穹 /編鐘樂舞的神韻裏 /旋起剛健明快的節奏 /崢嶸崔嵬地上升 /譜一串立體楚聲交響的化石 //封閉的景觀封閉的奇跡 /在亙古的荒蠻悠長地封閉 /美在深澗人不識的青岩 /銹蝕了,連同將軍岩畔的金鞭 /攪動古棧道的流霞 /模糊著 歲月的年輪 /幾聲拉長的鳥唱,在四面響起 /是山谷回應鐵骨骼起飛 /也是鷹的盤旋也有松的矗立 /綠的踴躍和力的黑弧 /讓褐黑相間的駁雜 /騰起生命的希冀 /上世紀冰川的擦痕 /噴濺並未沉睡的潛力 /用斷裂岩層的折皺 /寫下大地的呼吸和脈象/ 沉重的靜臥 /這時間與空間澆鑄的 /是華夏五千年歎息的沉默

 

在此,讀者可感覺到詩本身擁有的那種震撼心魄的衝擊力,感覺到詩人的思想和境界。

古往今來,有不少書寫山嶽奇峻的好詩,沈家莊的角度很特別。詩人在題記裏選了幾個時間結點,走過這個年代的中國人,都封存著自己的歷史記憶。請留意詩人提示的這幾個時間點:1968 12 26 日…… 往湘西“接受再教育”; 第二天……;第六天傍晚來到永茂公社余家大隊余家小隊落戶,第二年夏在永順縣城集訓兩個月後,往大庸縣織布廠學工……三十餘年後,大庸縣改名張家界市,二十一世紀初,與幾位發小重遊故地……

 

在這裏,詩人用他的人生智慧,政治智慧,對時空做了一番大調度,大編排,大組裝,每一行詩句,都為人們嵌入了歷史的表情和容顏。修辭裏隱含著作者思維的影像和文學動機。詩人儼然站在時代的巔峰上,面對萬古蒼茫,發出震聾發饋、令重山峻嶺永世迴響的感慨。

用歲月累積凝結起來的情感,去喚醒沉睡的歷史。最終表達出如此深厚的人文情懷以及對華夏五千年光陰的文化追問,詩句的氣勢如此高闊,如此磅礴。

沈詩中蘊涵豐厚的哲學思想以及他角度獨特的美學追求,為我們進一步理解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粹,增強文化自信,提供了生動的參照。 詩人將他的《三翅飞翔》詩集按體例編為三輯:翅膀一 (自由體) 海之戀; 翅膀二 (格律詩) 心之 韻; 翅膀三 (曲子詞 )魂之霓 。 體例雖有不同,但詩情是連貫的。讀者可在不同節奏的詩句裏,去充分領略詩人的精神氣象。

透過沈家莊的“精神氣象”,讓我們得以窺見中國文化人邁入二十一世紀初時的清醒,和那種不同於以往的神情。

 

 

2017 1 23 日 於溫哥華

 

 



TAG: 如何 文化人 环球华报 加拿大
今日访问量:15450425 总访问量:8287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