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新诗潮第15期(增刊)

華工之歌

加拿大立國150周年華工英魂祭                                                                                               陳良

《加拿大華僑移民史》(黎全恩,丁果,賈葆蘅著):“1881年到1884年的四年中,參加建築鐵路的華工總數超過17000名,其中有10000名直接來自中國。如果說,西部太平洋鐵路是維繫加拿大大一統的基礎,那麼,華人自豪地說,他們是修建這條鐵路的主力軍。”

落基山頭群峰立,萬丈懸崖連峭壁。

峰頂千年不化冰,崖底萬湍流水急。

蒼鷹欲渡不敢飛,猿猴縮首空哀啼。

峽谷深深古木平,荒野茫茫沙塵閉。

偶有鳥獸逡巡過,不見生人長此棲。

朝迎彩日散丹綺,暮守愁雲連青碧。

悠悠歲月流轉逝, 唯有山水長依依。

立國壯修大鐵路,綿延橫貫東與西。

見山須鑿穿山洞,逢水得架步雲梯。

山壑縱橫唯鳥道,重車鐵鏟安可倚。

必得萬千豪壯士,方能鑿出人間奇。

遙遙東方有古邑,地少人多難生計。

方愁屋漏怎安生,官府急將租稅逼。

海外來人招工匠,只需年壯能苦力。

速速招得萬千人,乘槎浮海向天際。

父母妻子遙相送,多掙錢米待歸期。

茫茫大海漂流苦,艙滿人患難吸氣。

數日不得一瓢飲,一飯一食難為繼。

每得傷病無人醫,洪波即把屍身棄。

待得碼頭上岸來,每每數人難餘一。

負鎬擔囊向山行,足履草屨衣裳蔽。

天寒地凍茅屋貧,艱難暫把身家寄。

夜深大獸吼聲長,日裏鹿羊留蹤跡。  

菲莎河谷峽谷深,最是崎嶇險峻地。

峭壁花崗岩石堅,崇崖一望深無底。

繩索捆綁坐吊籃,搖搖直下三千米。

手持鋼釺與鐵錘,錘錘硬將石崖劈。

虎口震裂鮮血流,鑿出炮眼裝火劑。

一聲炮炸天地崩,萬丈懸崖開縫隙。

有時炸藥忽然起,瞬間無處能躲避,

血肉模糊向天飛,肌膚寸寸難尋覓。

地劈山削頑石崩,亂簇如丘堆石礫。

一釺一鎬不停手,石堅如鐵難敲擊。

肩腫手破足流血,漸把石礫慢推移。

移至深峽填溝壑,崇岩高把石牆砌。

石牆做基枕木橫,雙軌平鋪貫千裏。

寂寞寒山汽笛鳴,築路號聲聲漸息。

從此天塹變通途,利國功勳無與匹。

血汗犧牲誰最多,唯我華工親兄弟。

豈料資方不念功,功成反把功臣棄。

不予盤纏歸故鄉,棄置荒郊如犬雞。

饑寒交迫無生路,輾轉溝壑委塵泥。

光陰荏苒百年過,細讀舊事長噓唏。

再踏荒塋尋骸骨,立碑哭把英魂祭。

一捧熱淚向長天,飛灑蒼山荒草濕。

 

 


21/212>
今日访问量:15450423 总访问量:828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