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系列讲座“大雅讲堂”第一讲综述

        2011年11月18日,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大雅讲堂”在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会议室正式开讲。系列讲座“大雅讲堂”由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办,由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任赵敏俐教授主持,邀请上海师范大学曹旭教授作第一讲,题为“魏晋风度与文学——以竹林七贤和王羲之为中心”。 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孙晓娅副教授出席了本次讲座,另有文学院多名硕士、博士研究生参加了讲座。
讲座开始之前由赵敏俐教授做简要讲话。首先感谢曹旭教授的到来,曹旭教授是国内外古代文学研究的名家,是诗歌中心的兼职研究员,以诗歌中心的名义出版了多本著作,是诗歌中心的荣耀。诗歌中心举办了多次讲座,从曹旭教授的讲座开始,成为一个系列,定名为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大雅讲堂”。随后赵老师宣布“大雅讲堂”正式开讲。
        曹旭,字升之,号梦雨轩主人,江苏金坛人,1988年获复旦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上海师范大学教授。
讲座中,曹老师首先对比了魏晋风度与盛唐诗,指出盛唐诗的功利性和魏晋风度的非功利性,他宣称讲魏晋风度也就是讲一群非功利的人和他们非功利的故事,接下来从六个方面讲述了魏晋风度与文学。
        首先,曹旭老师分析了何为魏晋风度。所谓魏晋就是指建安初的196年到东晋灭亡的420年,这220多年里演出的政治、军事、文化、人物和事件的大舞台。所谓风度就是指魏晋的时尚和魏晋名士的风采,是一种士风和文风,一种魏晋人的文化行为和文化心态。在魏晋这个大舞台上出现的种种政治的变幻、审美的发现、风流潇洒的人生态度,总体来说就是当时士人精神风貌的总和。
第二,曹老师从四个方面分析了魏晋风度是如何产生的,他认为这是一种痛苦的酝酿。战争的破坏,自然灾害和瘟疫的流行使得文人的寿命大大的折损。人对自身生命高度的认识和敏感成为了魏晋时代的特质、人的特质、文学的特质。此外,汉末以来儒术和儒学价值观开始贬值,强调“人的性情”和“自然本性”,这也是魏晋风度产生的原因。
       其三,曹老师详细介绍了何晏、王弼、竹林七贤等魏晋风度的代表人物,并指出了那个时代特殊的男子审美风尚。嵇康是竹林七贤中的精神领袖,他鄙视权贵,“越名教而任自然”,“非汤武而薄周孔”,以及“广陵绝响”的故事都印证了他刚肠疾恶、率真的性格。阮籍是魏晋风流另一位著名代表,他“发言玄远”、“口不臧否人物”,又以“青白眼”示人,大胆宣称“礼岂为我辈而设”,表现了与嵇康完全不同的性格。无论是嵇康的刚介,还是阮籍的佯狂都说明了魏晋时代的士人们开始冲破道德的压抑,将个性与率真展现的淋漓尽致。汉以前重视女子的美,魏晋时期开始转向男性的审美,嵇康、潘岳、卫玠都是当时著名的美男子,并出现了“看杀卫玠”的故事。曹老师分析施行九品中正制和社会开始相对稳定是出现男子审美风尚的主要原因。
        第四,魏晋风度的表现和基本特征也是曹老师研究魏晋风度的重要方面。魏晋名流的人生态度、行为表现和情感倾向都与两汉时期的士人大为迥异,他们服药饮酒,崇尚清谈,追求女色,放浪形骸,寄情于山水。
        第五,曹老师指出魏晋时期的文学也深受魏晋风度的影响,出现了许多名篇,反应了当时士人的思想性格,如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阮籍的《咏怀》八十二首,向秀的《思旧赋》等等。
        最后,曹老师将自己治学多年的体会融汇到本次讲座之中,他在总结魏晋风度的影响时提出,中国历史如果没有魏晋,没有魏晋风度,没有“竹林七贤”,没有嵇康、阮籍、陶渊明、王羲之和他的儿子——特别是王子猷,整个中国文化都将功利得黯然失色。
        在讲座的提问环节中,赵老师也参与进来,与曹老师一同和学生沟通和交流。一位来自文学院的硕士研究生提出“司马氏在当时深得人心,为什么嵇康和阮籍还会不支持他们?”曹老师认为这个问题提的很好。嵇康和阮籍这一批士人不支持司马氏因为有很多的感情因素在里面,也因为理智的问题。阮籍和嵇康都不是很理智的人,有一种感情代替一切的态度。随后赵老师和曹老师对其他学生提出的关于宗教和文化的功利性等问题进行了解答。
       讲座后由赵敏俐教授为曹旭老师颁发“大雅讲堂”纪念牌。另外,曹旭教授的书法作品被国学网收藏,国学网总裁尹小林先生为曹旭教授颁发了证书。
                                                                                                 (崔冶)
今日访问量:14101352 总访问量:8152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