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西班牙:纪廉(Jorge Guillien)诗选

纪廉(Jorge Guillien)诗选
  
  
  纪廉(1893-1984),主要作品有《圣歌》、《呐喊》、《我们的空气》和《其他诗歌》等。
  
  活生生的自然 桌子和桌子上 我们的银河 我们的空气 裸 地中海
  
  
  --------------------------------------------------------------------------------
  
  活生生的自然
  
  
  桌子的桌面板.
  那么准准确确的
  平坦的水平面,
  达片平原,有一个观念
  
  始终锲而不舍:纯洁,多才,
  对于智慧的眼睛来说
  就是智慧!一种肃穆
  这时候,要求接触,
  
  它抚摸着细察着
  平原如何担负起
  丰富而沉重的压力,
  那核桃树的森林,
  
  树干,枝条。核桃树
  信任自己的结节
  和脉络,信任自己的
  许多许多时间的存在,
  
  倾心专注于这个
  巍然不动的威力,
  把平面的材料化成
  永远永远的原野!
  
  (王央乐译)
  
  
  --------------------------------------------------------------------------------
  
  桌子和桌子上
  
  
  太阳增加了
  它内在的影响
  ——卢文·达里奥
  
  ……常态的力量
  ——阿尔丰索·雷耶斯
  
  在桌布上发亮的玻璃器皿
  更加洁白——更加赤裸
  我随着变得黄而带红。
  为了我而改变颜色。
  
  最后的水果。一道光线嬉戏
  在我们的牌局中,
  显出了亲密的轮廓。我出了牌。
  色彩,轮廓,思索!
  
  更大的乐趣中,思索把我们改变,
  从朋友到朋友
  返向我所追求的运气:
  轻易的常态。
  
  慷慨的夏季就这样抛洒
  它的力量给予
  这全部滋味的交响乐!我的世界是真实的
  这个家连同我的希望。
  
  偶然的谈话啊,从意外的光芒
  照上空虚的光芒,
  彩虹的起端在这个
  优美的时刻:上帝所喜欢!
  
  透过一只玻璃杯,更多的阳光
  把我们召唤.崇高的伙伴!
  快乐的杯子有如此多的阳光
  答允我们以荣誉。
  
  烟雾升向太阳。空气凝固:
  是我描绘成的灰色布絮。
  它默默无声地潜入一种
  谨慎的荣华的喜悦。
  
  时间在友谊的闲情逸致
  所照亮的一种烟雾中
  消溶,难道这不算是典范
  为最细微的心所渴念?
  
  杯子的边缘越来越圆,
  头脑也是同样。
  它在咖啡前面生辉,奉献于眼前
  拥抱着真理。
  
  生活的占有,多么甜蜜
  又多么强力把我捆锁!
  成熟的日暮的完整灵魂
  向何处攀登?
  
  (王央乐译)
  
  
  --------------------------------------------------------------------------------
  
  我们的银河
  
  
  银白色的,我们的银河:
  那么多那么多的亮星
  在它交会错综的路上,
  仿佛就是一群小羔羊。
  它们麋集喧闹.玷污了
  消失在极远极远的夜晚。
  
  银河大了点小了点,
  对造物来说无关紧要,
  如果孤单单地只有一条
  那么稠密犹如宇宙。
  
  四散迸射的孤独,
  曲折迂回的喧嚣,
  在命运的一个角落里,
  生命已经有了思想.
  处在希望和恐惧之间,,
  达到了自我感觉的永恒。
  
  帮助我们吧,神明啊,
  帮助朴实的人生活,
  人们中间的那些
  最最朴实的人。
  而且要爱我们。
  
  (王央乐译)
  
  
  --------------------------------------------------------------------------------
  
  我们的空气
  
  
  我呼吸的空气已经只是一息;
  吸气,呼气.灵魂,心灵,
  如果不是有翅膀有才能的神明,
  都要在空气和精神的亮光中透明
  供给我以空气和亮光,赐予我以
  艰难的世界上艰难的生活。
  我都接受,是的。我与你们一起呼吸。
  
  2
  
  爱情,友谊,赞美,
  都是同心的圆周。
  持续于
  一个宏伟现象出现的时候:在
  天体上待留
  值得去一游。
  
  3
  
  《圣歌》,却是《哀叹》。
  尽管如此,只得《敬崇》。l
  三即是一。还有读者。
  
  (王央乐译)
  
  
  --------------------------------------------------------------------------------
  
  裸
  
  
  白色,玫瑰色。纹路几乎微青
  难以捕捉,只属心灵。
  隐隐约约,光点暗示的迹象
  透露了一个秘密的影。
  
  但颜色不服昏暗朦胧的控制
  渐渐地凝,凝成物质,
  卧在室内夏季般的气氛里,
  一个形体光辉炽炽。
  
  在轮廓线间锐化了清晰度,
  在寂静中纯净肃穆,
  以其锋刃一一切去和剔除
  每一处平庸的含糊。
  
  裸的肉体。其炫耀的显示
  在安宁中化解无遗。
  只有正确的单一,存在呈现
  为无可比拟的神奇。
  
  女性的人体。现在即完美,
  不需任何陪衬、铺排!
  不需声音,不需花朵.命运吗?
  啊——绝对的现在!
  
  (飞白译)
  
  
  --------------------------------------------------------------------------------
  
  地中海
  
  
  时辰正当中午,在海雄上
  是沙还是光?傍着海浪浓密。
  一个半裸的身体放弃防御,
  寻求并付与正酷的太阳。
  
  接着,她把她的美与健康
  和谐的统一作为献祭,
  供奉给了日神。(这使我犹疑
  不知如何面对这种信仰。)
  
  幸福的身体上迹象出现,
  证明受到集中关注:从天顶
  日光全掉贯注于她的美丽。
  
  她一动不动承受这野蛮
  兽性的爱抚,作为神话中
  神对女神之恋的明白演示。
  
  (飞白译)
今日访问量:14101550 总访问量:81521227